志愿者队伍里的“洋媳妇”
来源:志愿者队伍里的“洋媳妇”发稿时间:2020-03-30 20:17:54
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新冠肺炎检查室。医护人员与被检查人员分别身处两个房间,房间中间由透明塑料挡板隔开,挡板上有两个小窗口,方便检查时打开。

英首相约翰逊在隔离中远程指导防疫工作。推特截图

工作人员问我,检查结束后怎么回家?我回答乘坐地铁。而后据告知,入境人员如有私家车接送,完成检测后可以直接乘车回家等待结果,在家隔离,但不可以乘坐公共交通,避免感染其他人。没有私家车的旅客,在机场登记后,会暂时安排一处隔离,等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。

“聚旗效应”从何而来?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

CNN白宫记者吉姆·阿科斯塔3月3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向特朗普提问:“2月和3月初,总统一再淡化病毒的影响,许多美国人感到不满,你对他们想说什么?”特朗普回应:“我说的那些话,就是让整个国家冷静下来。你问的问题真的非常恶心。”

近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的支持率一度创下任期内的最高纪录,原因何在?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“强化限制区”内的欧洲入境者。

当时的巴黎,从3欧元飙升到9欧元一个的口罩也已经断货,大部分公共场合基本没人戴口罩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7日,首尔江北区工作人员给我快递来了一瓶洗手液、一包普通口罩、消毒喷雾、橙色医疗垃圾专用垃圾袋以及一支快速测温计。此外,包裹里还有一个写有我的姓名、住址及详细隔离日期的文件,文件上还说,如果不严格履行隔离义务,我将会面临最高300万韩元的罚款。